2010.03.21 微妙.微妙
左手拿着一根香蕉,右手点触摸板.
屏幕上的游戏里头...人物在打猩猩……

真是莫名的微妙感浮现啊……

沙尘暴搞得玻璃很脏,明天想要早起床试试了.

-

下午睡醒是多亏了某姑且算是正事的电话和刷机之后的N家默认铃声.刷完之后之前的不正常都回归到正常而且效率比较快,毕竟是手机,再智能也还是手机.

最近经常做梦,统统不是怪梦就是噩梦,而且没有到常用地图去的意思...仿佛因为最近一直在家里,总是梦到各种熟悉但是根本再不会去的地方.

虽然不知道怎样,觉得厌倦了,可是还是在杀来杀去这回事,根本就是漫画台词嘛....不管最近把别人的经典MAD看多少次,最近在想的关于文字的事情可真的都是欢乐系的.绝对不存在什么一群人排着队在学校杀,从学校楼梯底下拖出来杀,然后再从学校出来到附近的市场杀,最后乃至排着队走了一个我都不确定那是不是真的存在的地方.

....从河边围栏翻过去下楼梯,气味恶臭,头上的石板在滴水,越走越深,看得见前面有方形的光,有人把手搭在我肩膀上苍白粘糊糊的说什么还不够还不够,虽然前面有光,但是一群人还是走在仿佛无尽的黑暗里头.就好像整个城市一天的生活垃圾都被倒在离头顶伸手可及的地方.只是压不下来.

于是在这种糟糕的环境之下仍然还要互杀,有个人被杀了因为她多说了一句话,又有一个人被杀了只是因为她类似崩溃地大喊大叫,一边想着从这地方走出去该多脏啊,但是还是想着走出去就好.虽然出去也不一定有什么好结果.

梦的开始是坐在没什么人的初中的教室里头,天气特别好,玻璃看着特别干净,黑板上什么也没有,外面一贯很吵,桌子是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老木头,上面刻刻画画的什么都有,桌上放了一张白纸类似是考试题一样的东西.然后有人跟我说,今天不考试了,不用复习了.整个镜头颜色仿佛被调过.教室里头突然桌子也越来越少.

然后就有个人碰地从窗外摔下来,血溅得老高.走廊里也全是血.

实在是很无聊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但是就这样想着还是被人拖着一起走,直到从那个地方走出去到阳光里头一抬头,听到有人在头顶上说,哎呀,怎么弄成这样...

真是足以拿去当素材的梦,被吵醒之后回想起来在那条通道里,木然前行的行列当中有向我回头的基本都是中学同学.共同特点是他们基本都没活到二十岁,由于各种原因.在梦里完全没叫出他们的名字,虽然觉得哪里不对.
firas这个星期没有再出现,应该和电话吵醒了没啥关系.

一直都说就算是宠物起了名字也会有感情的,就算是电脑起了名字也会有脾气的.这东西是言灵也好,暗示也罢...或者只是好玩也可以.总之不管如何,睡觉的时间总算还有.而且颇为充裕,虽然质量一直不能说太好.

算不上是蓄意起名字,firas实际上只是来源于今年/去年年底一个比较离谱的梦.彼时心情很差,梦到某个类似大学城的建筑,号称二百来种面包走进去是超市乃至还有不明帐幕存在的不明空间,必须走悬梯才能去的食堂,加上后院是大海和高速公路.也曾经梦到过跟朋友/家人去那个海滨游泳.只要不进建筑,那个空间仿佛表面正常.

第一次遇到她的时间是梦到那个扭曲的食堂,走在外头的悬梯上.虽然说了话却完全没有脸的印象.

所谓联系起来,大概是因为不管戴不戴戒指的时期,耳朵和脖子上多半是有戴东西的,手腕总是其次的其次...但是绝不戴那种造型最简单,类似白铁,还在里面刻了字的手镯.
我认识的人有那么几个戴起来效果很不错,但是我个人戴是没法看的.
后来几次的梦里头每次看到她,自己的左手腕上总是有这么一个特别单调的镯子和其他的一些东西,总比只戴一个镯子能看.

大概是上个星期看到了镯子里头刻了firas/fira这样的字样,对方指出来的.环境仿佛是在自家的院子里头...

恩..这个可以拿去写点什么玩玩.

当初吐槽时也有友人说过,搞不好会是不久之后会认识的人.
或者只是心情压抑期间的副产品吧.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33097.blog127.fc2blog.us/tb.php/25-11a16f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