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27 幼银时-礼物
这是上次的甘味之后突发的第二篇幼银时相关[扶额

要说为啥是突发,因为我家的路由器坏了老断线
再然后就是在为了恢复网络的各种折腾当中,我开了一直基本都不会用的PAINTER...

花是可以吃的

然后因为一时没搞清楚改画纸大小在哪里...就只画了这俩.然后就想到了这个段子

幼银时-礼物

春天不需要任何证明,只是不受人支配的花儿会灿烂地开.

在上一年生命结束的地方再度发芽重生,自然规律,只要满足条件就能迸发的最强大的力量.

银时开始喜欢所谓的[甜]有一段时间了.
而他也开始在上课之外的时间,偶尔到村塾之外的地方闲逛.

不过是从被桂拉着一起参与那些麻烦的游戏,从那时候开始,不知不觉地就一步步向门口靠近.
直到有一天,下课之后一群人作鸟兽散,高杉和桂来约他一起出去玩.

再后来他就也有了独个出门的时候,只是总会选择没什么人的地方.

例如这片春天到来时居然开满了星星点点野花的草地,村民偶尔也会将自家的牛赶到这里来.不小心躺在这里睡过去的话也有被它们把头发当草叶一起嚼了的可能.

大概是花刚开不久时,游荡到这边的银时意外地发现其中一种野花嚼起来也带有甜味.

于是他在那片草地上消磨了一段愉快的时光.

只不过今天这个愉快的时光被打断了.

看见高杉的时候,银时正把一朵花往嘴里送.

比起桂小太郎来,高杉晋助大概还比较好打交道.因为桂有那种先生说是[热心]的特质,偶尔会把事情搞得很麻烦.
对了,高杉总是跟桂在一起.

银时仰起头,眯起眼睛望着逆光向他走过来的高杉.桂不在.

"白痴啊,你."

"矮杉,我可不会分你吃的."

孩子之间总是会有些莫名其妙的绰号,如果在村塾里头有人这样称呼高杉的话,这个没自己高,脸颊还圆圆的小家伙就会用一种凶狠的眼神盯着对方.
银时推测在先生不知道的地方很可能有一场恶战,因为通常不久之后就会看到一批人鼻青脸肿.
通常这个时候打圆场的又是桂,说打架不好什么的,也还是桂.
不准人说绰号认为那样不好的也是桂,再然后被高杉扯了马尾皱起眉头来打成一团的.
那不还是桂嘛.

若无其事地说着可能会恶战起来的绰号,银时听到自己的肚子咕噜了一声.

高杉皱起眉头来.

"谁要吃那种东西啊."

"听好了,花是可以做礼物送给重要的人的."

"礼物?"

把就要吃进嘴里的花举起来.

结果还是一口吃进嘴里,品尝着它微微的甜味.

"不要让先生找不到你啊."

"嘿."

卷毛头的小孩点点头.


那天稍晚的时候,松阳先生从厨房里翻出一个简单的粗陶瓶子来放一大把各色的野花.

银时发现,其实那种花的根部味道更甜一些.
他为这个新发现小开心了一下.

END.

总觉得幼银时的相关文就好像是脑内坂田银时养成论一样...从不知道甜是啥味道到靠动物的本能去寻找糖分,接下来不知道是啥[远目

最近越发觉得幼年到攘夷期间,银时和高杉很可以说一说相声了...最近和2君Y的可怜的白夜叉真的很有趣啊XDD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33097.blog127.fc2blog.us/tb.php/30-428df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