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3.05 在路上
去医院探病回来,回单位的路上和大奥短信

我:上班地方站点附近的便利店叫达利啊,到对面给他开个莫奈

奥:真有艺术气息的地方啊哈哈哈

我:我的梦想是开个叫康定斯基的烧烤店,然后肉都是方的

奥:那我必须在你旁边开一个中餐烤海鲜的店,叫齐白石.哈哈哈哈

我:再加一个梵高热带火锅

奥:噢对了,我应该叫安迪.沃霍尔.奥利弗.C!哈哈哈哈!!

安迪.沃霍尔.奥利弗.C...搞不好是立体构成还是材料工程学时期此人的神奇称号.大概是跟QALL塞斯库和什么什么斯基同期出现的而非总被微笑着的护林员老师用猎枪指着头的某头懒熊的代号...
基本不用怀疑的是,我的本名辨识度一直都比绰号低这个事实.
仿佛久违了的但是在大学时候基本上是家常便饭的妄想系对话,只要蹲在一起仰天或者狂吃就不断冒出各种扯淡念头,唯一一起去秦淮河划过船,第二天却两个人都把这回事给忘了只为踩船磨到的腰椎嗷嗷乱叫的各种黑线回忆...

跟着某奥就能找到好吃的.肉.土豆泥.学校食堂限定铁板饭.5个人都在一家配的电脑只有这家伙的连续三年都在坏.脱线柚子星人,典型值得收藏的长相.早生几百年估计就进宫选秀女了.
[以及发现我们大学时候说话讲话用词真他妈的不是一般的随便,汗

最近某奥在追忆过去,整理大批黑历史照片预备搞一个追忆中的囧人们记录.不幸在列.

如果可能的话真想杀到北京去把这人灭口啊[远目握拳.如果有植物造反的那一天,这人骑着大象穿着兽皮从长安街丛林路过去上班也没啥奇怪的吧...电子系杀手不是浪得虚名啊.

毕业瞬间接近2年,以及热带火锅的话其实应该叫高更....或者干脆在梵高热带火锅旁边开个高更香锅算了.不知道哪个比较HIGH...虽然很无聊地想问问某奥你还记得我真名叫什么么...但是还在一个班时候就还要想3分钟的人现在岂不是要想半个小时以上?

以下摄于今天回家路上,难得坐在所谓的逃生口附近,结果果然很透风...我深刻地觉得真出事儿的话想砸那儿爬出去只是个理论说法.这边很明显指示群众用一切可以砸的东西去砸就是没有准备锤子.感情怕人突然坐那儿很想不开拿起锤子砸碎前面人的头...那玻璃可真是很结实啊.

顺便在坐车之前买了德克士的新出黑胡椒鸡腿汉堡和鸡块来吃晚了4小时的午饭.忘记拍下,不拍也罢.上次吃M记的自助堡是很久之前DR唐小白放假回来时的事了.德克士总是在调味上很怪异,并且喜欢在饭跟堡里塞进奇怪的蔬菜.
至少我看到了一块红色的原型疑似甜椒....?不过整块鸡腿肉还是整块鸡腿肉没错.
不是懒得去K记的话....下次一定还是去K记吧....

1.jpg

因为早上下了雪,空气也不错,上路不久远处的一座山好看得像极了CG.全赖不合时宜的雪和微妙的天气.至少在今年冬天来到之前是没希望再看到这种风景了.
这个世界时常能看到些很好很有趣的东西,不是什么风景都有必要开发,也不是什么东西都能伸手捉得住.

这句纯粹吐槽今天想起来拍视频的时候,已经错过了视野最好的一段路.为了这种恶趣味也想换手机了...还是买相机么?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H6JZxsgsqfA/↓↓[背景莫名出现车上放的某老片的打斗音.事实证明我土豆里丢的视频大多都是这种囧物.

因为二爷的关系去玩了天下2.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随手去戳了一下自己早就开了但是没用也懒得用的微博,发现一个可以用的马甲.这个马甲就堂皇地成了天下2唯一那个号的名字和又从头开始折腾的主站的名字.

荒雨嘛,荒淫无道的荒,狂风暴雨的雨.[莫名自戳笑点

想不起最早的站名,最近几个排列起来颇有趣.
直到HUMING市停止服务是AM.Clouds→Rainstoped
到现在变成荒雨

雨那种东西啊总不会一直下的啦...
以及,这不是JACKIE吗?→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33097.blog127.fc2blog.us/tb.php/4-14443645